当前位置: 首页 » 环保业务 » 专栏 » 环境之窗 » 绿色文化
索 引 号 : 73107479-1/2017-00452
发布机构 : 武汉市环保局 发文日期 : 2017-03-03
名  称 : 张之洞“筑”出大武汉

张之洞“筑”出大武汉

字体显示:【大】【中】【小】

 

 

  晚清名臣 张之洞1837~1909年

 

  ▶1858年,英国摄影师拍摄的武汉黄鹤楼 。

  ◆刀叨

  很多人知道张之洞是我国近代工业先驱,但很少有人知晓,张之洞还是治水高手。作为武汉三镇之中十年九淹的武昌和汉口,正是在他的手上实现了筑堤为城,连年水患才得以有效抵御。

  1889年,清政府调张之洞任湖广总督,自此开启了张之洞长达20年的督鄂历史。张之洞到任之后,把湖北作为大展宏图的基地,自励要师法先后抚鄂的林则徐、胡林翼,励精图治,他还写下一副楹联自勉:西通巴蜀,南控荆襄,中有九江合流,形势无双,楚尾吴头一都会;内修政治,外治兵戎,兼司四裔交涉,师资不远,林前胡后两文忠。

  在鄂任上,张之洞充分认识到工业对国民经济的重要性,先后筹建了汉阳铁厂、汉阳兵工厂、汉阳火药厂,创办了湖北织布局、纺纱局、缫丝局和制麻局,合称湖北纺织四局。又创设了湖北银元局、白沙洲造纸厂、武昌制革厂、湖北毡呢厂、湖北官砖厂,主持修筑了卢汉铁路,并督办粤汉铁路。毛泽东曾说:“讲重工业,不能忘记张之洞。”

  对于雄心楚天,冀图在此大干一番事业的张之洞,始终面临一道难题,即连年的水患困扰,制约着湖北尤其是武汉工业的长足发展。湖北因水而得“鱼米之乡”美名,但也因水而难去“泽国”之名。兴修水利、建堤筑坝为历代督抚要务,但基于当地特殊的地理环境,进展一直较为缓慢。张之洞上任后,曾两次令有堤防的州县加修堤坝,足见其对水利的重视。对于重要堤防地段,他还亲往查勘,派人专修。

  在湖北的水患当中,地处长江、汉江两大江交汇要冲的武汉尤为突出。武汉三镇地处江汉平原东部,正当长江、汉水交汇之区,地势低洼、湖泊密布。这里因水而兴、得水之利,然而又因为水的变幻无常,屡遭洪水之患。从有史料记载的汉高后吕雉八年至清道光年间,武汉地区大约每20年就要发生一次构成灾害的洪水。至于每逢雨季,水漫街道则成为当地居民生活中“不可或缺”的一部分。

  湖北素有千湖之省美誉,而武汉则有百湖之市之称。这些称誉既是当地湖泊众多的折射,也表明当地地势过低遭受水患风险较大。张之洞决心大力治理武汉水患,长江南岸的武昌城是他迈开的第一步。

  此前,武昌历史上曾有过3次筑堤记录。一次是修筑花堤(今武昌区平湖门内)。北宋徽宗政和年间,原依赖挡水的金沙洲位置上移,失去了挡水作用。于是人们筑堤障水,此堤名为花堤,这也是武昌城区花堤街地名之由来。第二次是修筑郭公堤。宋代的鄂州城内有明月湖(今已不存在),江水暴涨之时湖水四溢,对居民威胁甚大。都统郭果主持修湖堤,名为郭公堤。第三次是修筑大堤口一带的江堤。当时武昌沿江一带,黄鹄山下的地势较高,往下地势渐次降低。南宋绍兴年间,动用屯驻的军队在大堤口一带修筑江堤,此为万金堤。

  及至1899年,张之洞针对武昌地势较低的特征,决定重点督修武昌城外南北二堤,将堤面加高至5.7米,加宽至6.7米,并在武昌堤段上建武泰闸,青山堤段建武丰闸,这两地名保存至今。南北二堤建成后,原来低洼之地成为陆地,居民还能在此垦荒耕种。值得一提的是,颇有经济头脑的张之洞以此地作为武昌筑堤资金平衡来源,即将这20万亩良田分为两大部分,一部分为官办农场、畜牧场,另一部分划为农民租种,所交租金作为修补堤闸的经费,有效地缓解了修建堤防的资金压力。

  当武昌水患得到有效缓解后,张之洞又把目光投向了难度更大的汉口。1861年汉口开埠,逐渐繁华,但城区仅集中于沿江一带。今天的汉口是武汉三镇中最为繁华的商业中心,而在100多年前,汉口河汊湖泊纵横,每年夏秋汛期,几乎都会遭到洪涝威胁。水患严重制约了汉口的发展。为此,明崇祯八年(1635年),汉阳府通判在汉口修筑了一条长堤。长堤上起桥口,环绕汉口北,呈半月形,东至今天的王家巷,长约10多华里。当时也有人称之为“袁公堤”。长堤修筑以后,逐年加高培固,并在堤外取土挖了一道宽约两丈的深沟,称为“玉带河”。

  在消除汉口水患时,张之洞显然具有一定的国际视野。1904年,已督鄂15年之久的张之洞特聘请外国工程师对堤防工程进行设计,并耗资100多万两白银,修建了东起汉口堤角、西至舵落口,顶高6米、宽8米,高程31.67~32.20米,长20公里的后湖堤防。按照当地的习惯,为了纪念张之洞,后湖堤更名为张公堤。自1905年张公堤建成后,汉口与东西湖分开,后湖大片水泽之地得以圈进堤内,逐渐适宜居住和耕作。张公堤的修筑不仅大大改善了汉口居民生活环境,还为汉口城市发展储备了大片土地。如今张公堤横卧大半个汉口,后湖地区更是武汉的几大核心居民区之一。

  有趣的是,有别于传统官僚做法,在修筑大堤时,张之洞充分借助了市场力量,仅从当地富商刘歆生处便融资了50万两白银。这个刘歆生,后被称“地皮大王”,他曾对黎元洪说:“都督,你创造了民国,但是我创造了汉口。”刘歆生这话有点“大”,不过也基本属实——鼎力支持修筑张公堤的刘歆生,后来获得张公堤内的大片土地,自然收获颇丰。今天这块土地早就发展成武汉的中心城区,而曾在历史上发挥重要御水功能,大幅拓展汉口城区陆地的张公堤,今天已被改造成市民休闲健身的绿道。每个行走于此的路人,都会感念张公当年的义举。

【已阅读: 46 次 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