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» 环保业务 » 专栏 » 环境之窗 » 绿色生产
索 引 号 : 73107479-1/2017-00701
发布机构 : 武汉市环保局 发文日期 : 2017-03-13
名  称 : 资源型经济困局怎么破?

资源型经济困局怎么破?

字体显示:【大】【中】【小】

        □吴蔚 闫函 李中元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带一路”“京津冀一体化”战略深刻影响着山西的经济发展,而严峻的环境形势,诸如资源单一、产业结构布局不合理、环境承载力接近极限、生态破坏严重、环境质量亟须改善等资源环境短板,又在一定程度上制约着山西的经济发展。在这样的形势下,山西应如何处理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的关系?强化和凸显自身在国家发展中的地位和价值?

        依赖煤炭的资源型经济困局

        产业结构形式单一。“一煤独大”是山西省的经济特色,也是造成其资源型经济困局的主要原因。近年来,山西已经迈出了产业结构调整的步伐,但是依然很难改变这一现状。“一煤独大”的山西省,经济发展处境较为被动,严重受制于外部发展形势。而且,煤炭挤掉了其他产业的发展空间,现阶段更是面临市场失灵、陷阱重重等内源性危机,转型内动力不足。煤炭行情高涨,不愿转型;行情低迷,无力转型;行情适中,不急转型。可以说,煤炭是山西省产业结构升级的瓶颈。

        空间布局急需优化。产业布局不合理是制约经济与环境协调发展的一大重要瓶颈,如长治、吕梁的煤炭、焦化行业,区域同构、产业同质现象较为突出,造成区域恶性竞争加剧,环境质量恶化。城市空间布局不当也是制约环境质量改善的重要因素,如太钢位于太原市的上风向,吕梁大多地区处于两山夹一沟、扩散条件极差的地区。此外,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不完善,同样制约了空间优化的步伐。

        创新能力有待提高。山西省的生产要素投入结构不合理,经济增长过度依赖煤炭资源的大量投入,自主创新能力不强,给环境造成巨大压力。此外,山西省环保行业创新能力低下,缺乏绿色金融体系、碳交易市场等新型环保业态。

        协调联动程度低下。山西省内部以及山西省与周边省份之间均缺乏协同发展机制,联动程度低。省域之间只顾着相互竞争、率先发展,省内各市县出于行政区划、地方利益、政绩考核等考虑,竞争行为多于合作行为,为了维护本地区的基本利益,往往各自为政,缺乏全局观念与协调行动的机制,区域间的协调发展难度较大。

        探寻绿色创新发展路径

        第一,把握经济环境耦合关系,积极探寻绿色发展路径。

        环境问题究其本质,是经济发展方式问题,其解决关键取决于发展质量和资源能源环境效率,核心是处理好经济与环境的关系,二者之间的耦合协调发展是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核心。山西省要根据自身的经济与环境耦合协调程度,积极探寻绿色发展路径,实现区域经济增长与环境保护向良性的、可持续的耦合协调方向转变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力发展绿色经济。积极推进产业结构优化升级,提高绿色低碳技术的核心竞争力,提高服务经济和智能经济比重,形成绿色生产方式。大力发展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以及节能环保产业,推进能源高效清洁利用。

        完善绿色体制机制。构建政府绿色政绩考核体系,让能源利用效率和环境质量改善成为重要考核指标和问责因由,对领导干部实行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,建立生态环境损害责任终身追究制。

        构建绿色发展指标体系。通过构建绿色发展指标体系,促进绿色发展及相关体制机制的完善。绿色发展评价重点应放在宏观经济发展、生态环境保护、能源资源有效利用、生活质量提升四个方面,完善衡量指标,注重评价效果的后续跟踪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扬绿色文化。向全社会普及绿色理念,政府应像关心经济增长、居民收入一样,承担更多的绿色责任,全面保护公众健康和环境安全。同时,鼓励、推动绿色消费,倡导绿色生活方式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,多业并举转型升级,打破山西“资源困境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进一步解放思想,调整产业结构。推进产业结构布局调整,既是实现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必然要求,也是改善环境质量的关键所在。当前山西省经济下行压力加大,但越是经济困难之际,越是调整转型最佳之时。山西应抓住机遇,在发展思路和方式上作出取舍,减少传统路径依赖,坚决淘汰落后产能,不断推进煤、焦、铁等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,延伸产业链。

        尽快打破资源依赖瓶颈,推进多业态发展 。长期以来,山西省一直依靠煤炭发展,但现在看来,供需逆转、煤价下滑已成定论,煤炭“黄金十年”自此终结,山西急需找到突破口,改变产业单一形态。应利用“互联网+”,大力发展再生资源产业,形成“互联网+回收”“互联网+资源化加工”“互联网+再生资源产品利用”等运作模式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三,进一步优化产业布局,创新完善空间管控方式。

        应进一步优化国土空间开发和产业布局,逐步改善布局不合理的状态。建设一批资源节约型、环境友好型和低碳经济型的生态工业示范园区,鼓励工业企业进园入区,优化产业布局。推动近城的重污染企业有序搬迁,减少城区环境风险。进一步统筹兼顾,协调各产业间的矛盾,做到因地制宜、突出重点、兼顾一般、远近结合、综合发展,达到区域发展的经济、社会和生态目标。

        第四,创新环保制度、机制、模式、技术,助推环保产业发展。

        制度创新,形成大环保的工作格局。要创建部门联动机制,根据生态文明建设的实际情况,坚持以实际行动落实环境保护“党政同责、一岗双责、失职追责”,进一步强化环保督察的效果和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机制创新,强化生态环境空间管控。积极探索“多规合一”,将坚守生态环境底线作为第一要务,把城市总体规划、环境总体规划、土地利用规划等融合成城市环境总体规划。

        模式创新,完善环境经济政策体系。大力支持PPP、第三方治理等模式,发展绿色金融,利用绿色信贷、绿色证券、环境保险、排污交易等政策工具,通过对社会经济资源的引导,促进可持续发展。

        技术创新,强力助推环保产业发展。制定相关政策标准倒逼机制,搭建公共研究中试平台,推广技术成果,提高转化效率,提升环保产业核心技术竞争力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五,打破行政层级障碍,加强顶层设计。

        把握国家战略机遇,坚持开放、融入、共建、共享。融入“一带一路”等重大国家战略,将最终落脚点放在产业升级上,山西借此机遇开放发展,必须以产业转型升级为总抓手,创新开发利用优势资源,如建设智能电网进行区域能源供给、推进“黑色煤炭绿色发展”等低碳节能产业,做好与周边区域的优势互补合作,坚持共商、共建、共享的原则,积极与沿线国家发展战略相互对接。

        强化环境规划,保障生态环境安全。加快生态红线、环境质量底线和资源消耗上限的划定,特别是要强化规划环评的刚性约束;对重点行业的污染物排放标准进行第三方评估,通过标准带动产业升级和环保产业的发展;限制开发强度,加强河流沿岸环境风险防控体系建设,切实保障生态环境安全。

        重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精准应对产业合作中的生态环境风险。应选择性地吸收东部地区的转移产业,摒弃高资源消耗、非核心技术的低端传统产业,合理高效利用山西资源禀赋,科学解决去产能过程中钢铁、水泥、玻璃、炼油、电解铝、造纸等高能耗高污染产业关停安置问题。

【已阅读: 30 次 】